9397至尊信誉威尼斯

|设为9397至尊信誉威尼斯| 加入收藏| 联系大家
网站地图
您当前位置:9397至尊信誉威尼斯 >> 至尊信誉书屋 >> 经管\励志 >> 浏览文章

《郎咸平说:让人头疼的热点》

发布时间:2013年11月07日 | 浏览次数: | 编辑:至尊信誉 | 【  】 【关闭

《郎咸平说:让人头疼的热点》

编辑推荐

  本书是郎咸平教授继2012年畅销书《中国经济到了最危险的边缘》之后,又一力作。本书继续延续郎咸平教授关注民生热点,分析鞭辟入里,语言精练、犀利的特点,就反腐、税改、中国地方债务危机等问题提出个人独到的见解,相信本书不会让久等郎教授新书的读者失望。

内容推荐

  本书内容延续郎咸平说系列一贯风格,辛辣评论社会、经济、民生时事,地方债务危机、反腐、银行“钱荒”等热点问题全部囊括。郎咸平教授在深刻分析事件背后的原因的同时,还会给出融贯古今、中外的经验教训,另类解答同样让人有醍醐灌顶之感,给读者带来痛快且深思的阅读感受。

编辑概况

  郎咸平,著名经济学家。美国沃顿商学院博士,曾任沃顿商学院、密歇根州立大学、俄亥俄州立大学、纽约大学和芝加哥大学教授。主要致力于企业监管、项目融资、直接投资、企业重组、兼并与收购、破产等方面的研究。

目录
序言“头疼医头”头更疼,改革需要大手笔
一、内忧外患,这就是大家的现状
二、困兽之斗:内外交困下的民生经济
三、危机倒逼改革

第一篇 让人头疼的国际风云
第一章 现在的希腊,明天的中国?
一、不要隔岸观火笑看希腊危机,中国的债台筑得更高
二、地方债危机原罪一:金融失灵
三、地方债危机原罪二:国有企业垄断国民经济关键行业
四、地方债危机原罪三:政府干预不利,该管的不管,不该管的反而管
第二章 量化宽松“玩出新花样”,大家该向美国学什么?
一、QE3来了,奥巴马笑了
二、伯南克的天才计划和奥巴马的“藏富于民”
三、QE3、QE4降低美国老百姓房贷压力
在线试读部分章节

  要想收拾目前的“残局”,重启改革是唯一的出路。而且我要告诉各位,现在的大家已经错过了2008年时最好的改革窗口期,不要指望着“从容”改革,而要以“危机倒逼改革”的思路看问题。为什么?因为日益加重的经济、社会问题,已经把通往改革的路基挤压得很高、很窄。大家对社会、经济、民生问题的解决,已经到了刻不容缓的地步。
  那么此时此刻的大家要怎么改革?我早在2012年5月出版的《中国经济到了最危险的边缘》一书中就说过,中国经济改革需要系统思维,应该以“市场的归市场,社会的归社会,政府的归政府”为基本引导原则。我注意到李总理总理在2013年全国人大会议上也说了类似的话。这两年频发的“恶性”热点事件,如果进行深度分析的话,就是政府没有把握好与市场和社会的边界,管了很多不该管而又管不好的事。我认为这应该是新一届政府的治国之“道”,而选择的“术”则只能是“让改革释放红利”就是下放权力给市场和社会,而且我还认为,这是唯一的方法,没有其他的方法。本书依然坚持改革需要系统思维的观点,需要补充的是,在危机倒逼改革的今天,大家的视野需要更开阔一点,眼光需要更长远一点。未来的改革需要的是大手笔,如果还是沿袭“头疼医头”的思维,结果只会让大家更头疼。
  美国重返亚太是大家外部危机的直接原因。但从深层次看,这不仅是美国为寻求本国经济复苏引擎而向外部扩张的必然选择,而且也暴露了资本主义的系统性危机。大家都知道,资本的本性是追逐利润,但在西方国家民主和社会福利制度已经成熟的情况下,资本只能以我在《新帝国主义在中国》一书中所说的跨国企业等各种方式向外部扩张,或者透过不断的金融创新透支未来,向未来扩张。2008年金融危机的丧钟,正是为这种以扩张为本性的系统性危机而鸣。
  如今美国经济复苏的迹象确实越来越明显,但大家不应该忽视两个根本性的问题:一是美国的复苏以及未来的繁荣,对中国而言究竟意味着什么?二是资本主义体系不仅仅是美国一家,还包括欧洲和日本,但与美国截然相反的是,它们的现状和前景是比较惨淡的,这对中国又意味着什么?简单地说,未来不但是资本主义系统性危机向全球继续蔓延扩张的时代,而且也是不同的经济体系剧烈冲突的时代,大家所面临的外部环境,调整的剧烈程度和复杂性,将远远超出大家的想象。只有看到这一点,大家才能深刻理解“危机倒逼改革”这六个字,才有可能将巨大的外部压力转换为改革的动力。
  经济问题从来不是孤立的,经济领域的所有问题,最终必然会向社会的每一个角落传染,结果要么是倒逼出一个大手笔的改革,要么是社会危机将中国经济从最危险的边缘推向万丈深渊。近年来,政府在经济活动中的“傲慢和偏见”使得自身经常错位和越位,而在民生和公共事务中,却习惯性缺位,主要表现在,发展经济过度依赖政府投资和货币刺激,管理经济“只会堵不会疏”,总是使用基本无效的行政干预手段,而很少使用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的经济手段和法律手段;经济改革一直是“头疼医头”,鲜有深层次的结构性调整;整个社会中每个人的“一亩三分田”经营得都挺好,而教育、环境等问题,却“荒芜”一片。结果是整个社会的资源错配和效率低下,腐败盛行,贫富悬殊,“仇官”、“仇富”极端情绪蔓延,群体性事件频发。以上种种问题显然超出了经济范畴,也是经济改革无法解决的,但对经济的影响却是致命的。因此,今天我在这里所说的危机倒逼的改革,一定是经济改革、社会改革和政治改革并行。如果未来依然沿袭政冷经热,我认为那不过是“头疼医头”的翻版而已。
  除了看得见的“内忧外患”危机,还有一场危机已经静悄悄地降临,那就是新的技术革命所带来的冲击。大家都知道,世界历史上诞生于西方的两次技术革命,在助推西方国家率先进入现代化的同时,迅速地将中国推向落后国家之列。新中国成立至今,大家一直处于技术上追赶西方的转型阶段,但是今天,在全球化这个大平台上,大家面临的不仅是像MicroSoft和苹果这样的创新型企业,对大家传统企业或产业发起的攻城掠地,更严重的问题是,诸如本书中专门讨论的页岩气革命、全球自动化革命,以及最近被媒体炒得很热的第四次工业革命等技术革命,再一次发生了。遗憾的是,在这些技术前沿,大家又一次落后了。而落后的原因和前两次一样,不是大家中国人不聪明,而是大家缺乏技术创新的配套机制。美国之所以走在最前面,不仅仅是美国的科研力量雄厚,关键还是有一个健全的市场机制,在这个机制中,企业是转型和创新的主体,而政府在提供公共服务、保护常识产权方面做得又很到位。这就是我一再强调的“市场的归市场,社会的归社会,政府的归政府”。如果大家还只是把“改革”挂在嘴边而不动真格的,那么前两次工业革命给中国带来的悲剧,将来很可能还会重演。
  ……


9397至尊信誉威尼斯欢迎您!
您有什么疑问,
请联系大家的在线客服
电话:Tel:0931-8770890
  • 客服一
  • 客服二
关闭在线客服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